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e新聞評論】

蔡英文如果繼續用謝長廷、許信良、姚人多之流搞選舉,註定將是永遠的失敗者。蔡英文會繼續失敗的原因是,只會唸唸幕僚寫的動人文稿,最有名的是由姚人多執筆的「敗選感言」。就連接受蘋果日報的專訪,內容都是用唸的。(點下圖,看內容)

蘋果日報專訪蔡英文

 

姚人多的澄清文

 

4月23日,我應自由人宣言主辦單位的邀請出席座談會,會中我對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中提出五個困境。隔日,我所提出的五個困境被中國時報的標題簡化成「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有市場」。這篇報導見報之後,各種批評責難蜂擁而至,剎那間我被說成「台奸」或「統派」。對於這些扣帽子的動作,我個人沒有太大意見,畢竟知識份子的發言不是聖經,我們同樣必須經過嚴格的檢驗,所以不管批評或責難,我都坦然面對。

  第一時間,我選擇沈默。不過,經過將近一個禮拜的沈澱,我有以下說明與看法。

  根據我私下瞭解,這篇報導記者原先的標題是「綠兩岸困境,姚:提不出92共識替代物」。不過,在當晚的編輯台上,這篇報導經過了三道加工程序。首先,中國時報決定把這則消息做大,於是,一個民間團體的記者會,就這樣被報社放到二版頭條。其次,編輯決定在本人與蔡英文之間的關係上加油添醋,在未告知記者的情況下,編輯自行加入許多這一方面的描述。最後,編輯台將標題改為「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有市場」。我必須強調,我把這些加工程序找出來的目的不在譴責任何人,我只是還原事實真相。至於中國時報的用意是什麼我不想多做揣測,我想說的是,如果事情再重來一遍,我會把當天的發言一個字不漏再說一遍,我是學者,我的責任是說真話,至於大眾媒體要怎麼加工,我會在意,但是我無能為力。

  這個發言的提出在民進黨以及獨派團體間引發不少批評與討論。這些批評大致不脫離以下四個類別。首先,這是個人意見,不代表民進黨。其次,誰說台獨沒有市場,他來說的話就有。第三、台獨不是市場,台獨是責任。最後,也是民進黨的領導者們所一致採用的說法,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當天的發言全文在網路上已經有人打出逐字稿,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閱讀,我不需在此重複。我願意花點時間針對以上四種見解提出我進一步的看法。我的習慣都是先講結論,我的結論很簡單,如果以上四種說法就是民進黨或獨派陣營對我所提出的困境的回應,那我只能說,2016年民進黨照樣會輸。

  我不想針對這些發言一一回答,我除了有先講結論的習慣之外,我受的學術訓練就是在許多看似不同的發言中,尋找規則及共同點。所以,我習慣一併處理。這些批評我的發言,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現階段的台獨建國論述沒有問題,也不必改。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堅定的獨派,但是,作為一個獨派,我與他們這些人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我認為過去這種「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台獨建國論述已經與現在的選民結構脫節。當然,如果有人會認為,「逢中必反,逢扁必挺」是一種價值與責任,就算最後只剩下百分之一的人支持,民進黨仍然要緊守不放。對於這些人,我除了尊敬還是尊敬。但是,我認為,現在這個危急存亡的時刻,面對中國種種壓力,若繼續用過去的方式搞台獨,若繼續讓傳統這些人搞台獨,民進黨不只對不起支持者,它更對不起所有對台灣主權有堅持的老百姓。

  所以,我主張,民進黨應該要跳脫過去傳統的獨派論述,提出一種不是「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新中國論述。新中國論述必須同時包含四個面向:主權、人權、賺錢、尊嚴。一言以蔽之,就是要讓台灣人活得像是一個有國家的人。早在2010年12月,我就在清華大學王丹所主持的「中國沙龍」提出一種台獨的替代論述。民進黨應該在這個時刻勇敢的提出要跟中國建交的論述。用建交來代替建國,因為建交包含了和平、發展與共存的語意。這是一個「不反中」也「不挺扁」的中國論述。事實上,國民黨無法反對這種說法,因為如果國民黨反對,他們就會被迫露出「一個中國」的原形。中國共產黨當然會像打壓台獨一樣打壓建交論,但是,各位可以想想,除了「一個中國」之外,他們還會接受其他政治選項嗎?

  建交論真正必須處理的勢力是來自傳統的獨派,他們會問: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還是台灣共和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如果是前者,他們反對,如果是後者,他們絕對支持。我充分理解他們的焦慮與理想。如果民進黨最終採行這一條路線,這個黨必須用最大的誠意來照顧這些人情感。民進黨必須讓他們知道,他們一輩子的理想與堅持其實是用另外一種比較務實與彈性的方法來加以實現。試想,兩岸建交的那一刻,我們不只是一個國家,而且我們與中國的關係不再是敵對的,經濟可以發展,關係可以正常化,這難道不就是現階段台灣人民心中那個遙遠而樸素,想說卻總是覺得不太可能的共識嗎?難道政黨的工作不就是提出願景,然後說服老百姓,一步一步把不可能化成可能嗎?

  有人也許會擔心,為什麼台灣要與中國這個人權記錄如此不堪的國家建交?我不是自相矛盾嗎?這個問題倒是點出了重點。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吳介民這些學者在4月23日的自由人宣言有潛力成為劃時代運動的原因。我們要跟中國講民主,講人權,不只要講,而且要大講特講。我們要讓全中國的人知道,兩岸關係最大的障礙不是台獨的聲音,而是中國共產黨拒絕給與中國人民民主與人權。「唯有自由人才能簽訂契約」。為了未來兩岸的建交,我們現在必須努力保持台灣人民作為自由人的身分,同時,也必須努力促成中國人有一天也真正成為自由人。以往的台獨工作只需要針對台灣內部,但是現階段維護台灣主權的工作,不管大家願不願意,卻需要把中國民主與人權這一塊納進自己的工作進程中。這是歷史賦予現階段台灣政治工作者的任務,不過,民進黨的諸君們卻對這一項工作興趣缺缺。

  一旦綠營內部在中國問題上提出一種不「逢中必反」,也不「逢扁必挺」的新說法時,真正該緊張的應該是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不過,這一個禮拜以來,有些人以為把我的言論消毒了,把我這個人切割了,或是把我痛罵一頓,一切就會沒問題。我的建交論不一定對,但至少是一個嘗試。它也許很天真,不過,我個人卻認為這些人比我更天真。我不是烈士,我也從來沒想過要當烈士,我想做的只是要讓獨派在這個社會上受人尊敬,我想要做的只是成為另外一種獨派。從這個禮拜以來民進黨高層人士的所作所為,我再一次確認,4月23日我所說的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上的五個困境確實存在,這個黨沒有反省,更沒有出路。要為台灣守住主權,不是意氣用事的把門踹一踹,而是用智慧與方法把心中的門向世界打開。

2013-04-2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