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撕下施明德的謊言假面 ( youtube by Bulam Yang )


施明德辦追思會,泰源烈士就安息了嗎?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每年5月30日泰源五位烈士江炳興、鄭金河、陳良、詹天增及謝東榮就義的紀念日,義光教會舉辦的追思會,施明德不曾現身,怎麼今年在5月30日紀念日已過三個禮拜,6月下旬的今天,他還這麼熱心地自己辦追思會呢?怪事一樁啊!施明德是心血來潮,還是不甘寂寞?

泰源五位烈士因企圖推翻「中華民國」體制,建立台灣國而犧牲。施明德的這場追思會,居然沒有獨派的代表性人物出席。他邀請的人都是一群在「中華民國」體制內吃香喝辣的貴族,甚至包括反對台獨的王建煊、關中。真是不可思議啊!這些「中華民國」體制內的貴族真的認同泰源五位烈士嗎?這些貴族如果真的認同泰源五位烈士,應該加入台獨運動,並把五位烈士供奉在公家的忠烈祠,由政府舉辦追思會啊!怎麼五位烈士入不了忠烈祠,還要由施明德私人來舉辦追思會呢?

施明德說,他無能,經過了43年才把五位烈士揹到台灣民主最高殿堂立法院,讓他們得以安息云云。什麼「把五位烈士揹到台灣民主最高殿堂」?施明德講啥碗糕?

第一,獨派人士、政治受難者及五位烈士的家屬每年都在義光教會舉辦追思會。大家(包括五位烈士的英靈)都已習慣在那邊辦追思會了。施明德不去那邊參加,偏要標新立異,把五位烈士「揹」到立法院,另外辦這場追思會。他說「揹」五位烈士到立法院,我看簡直是「搶」五位烈士到立法院。

第二,如果台灣不久前宣佈獨立,建國成功,台灣國的立法院組成,我們在新成立的台灣國立法院舉辦五位烈士的追思會,呈獻勝利的果實,以告慰他們在天之靈,當然很好。此時的立法院才算「台灣民主最高殿堂」,才能與五位烈士的光彩互相輝映。但現在台灣尚不成國,立法院還充滿「中華民國」的氛圍。五位烈士的英靈在立法院內一定很不自在。施明德羞辱了五位烈士,還自以為得計。

第三,台灣雖還未建國,但如果立法院為了表達對五位烈士的敬意,在立法院舉辦這麼一場追思會,也未嘗不可。但這個追思會是立法院辦的嗎?不是。這個追思會雖在立法院舉行,但不是立法院決議通過,以立法院的名義舉辦的,是施明德自己借立法院的場地辦的。這怎麼算五位烈士魂歸台灣的民主最高殿堂立法院呢?今天在現場看不慣的草根人士趙成吉,向施明德嗆聲,說施明德「白賊」、「豪洨」,可說一語道中啊!

施明德只提到五位烈士對「民主自由」的貢獻,沒提到「台灣獨立」。可見這五位烈士和鄭南榕一樣,也被後死者、怕死者打扮成「民主鬥士」、「自由鬥士」,充當他們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的社交應酬工具。施明德說他在立法院辦了這場追思會之後,五位烈士就能安息了。我看不然。鄭南榕死不瞑目,泰源五位烈士也死不瞑目啊!

2013-06-21

追思泰源五烈士 藍綠政要出席

自由時報 2013-6-22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昨天在立法院舉行「泰源五烈士」追思會,前總統李登輝、立法院長王金平、考試院長關中、監察院長王建煊、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等藍綠政要,均出席追悼儀式,向五名因主張台獨被槍決的政治犯獻花致敬。

台東泰源監獄五名外役政治犯江炳興、詹天增、鄭金河、陳良及謝東榮,一九七○年二月發動監獄革命,計劃結合警衛連官兵及當地青年,奪取武器,佔領廣播電台,繼而發動全島台獨革命,不幸事敗逃亡;五人被當局逮捕後,雖飽受嚴刑審判,但未供出任何共謀,最後在蔣介石批示下,於同年五月三十日遭集體槍決。

施明德與前立委洪奇昌昨借用立法院大禮堂,委託民間葬儀公司為五名烈士舉辦追悼儀式,除了李登輝、王金平、蘇貞昌等人,高雄市長陳菊、立委柯建銘、陳其邁、李桐豪等人,也不分藍綠出席儀式,為五名烈士獻上一朵鮮紅的玫瑰花。

施明德致詞時,未開口便泣不成聲,激動哽咽說,經過漫長的四十三年,他終於把五名決心追求台灣自由的烈士,「揹」到台灣最高民意殿堂;泰源革命烈士用生命和血鋪成的自由大道,台灣後代子孫會一代代走下去,「安息吧,兄弟!」

王金平表示,台灣能從威權轉型到民主時代,是因為不斷有民主前輩流血流汗奮鬥爭取而來,這些歷史傷痕證明台灣民主的艱辛與不容易,世世代代子孫要警惕在心。

在追思會接近尾聲,李登輝等人離去前,會場後方突然有一位名叫趙成吉的男子,手舉抗議標語,高聲痛批施明德「白賊」、「製造歷史」;他眼眶含淚強調,泰源五烈士臨死前是高喊「台灣獨立萬歲」,絕非施明德主張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平共存」,施明德曾經寫信向蔣介石求饒,沒有資格消費泰源五烈士。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