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呼吸勇士與阿扁總統

◎ 張守德

呼吸,對一般人而言是一件輕鬆平常、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但對我來說卻是種奢求,因為我從八歲就受到上帝的恩寵,讓我得到萬分之一機率才會得到的「特獎」- 脊髓肌肉萎縮症(SMA),這是一種罕見疾病,獲得這個特獎,我比誰都幸運。

身為肌萎重症患者的我,最能感受時間的運行,日益萎縮無力的身軀,不斷對已經瘦骨嶙峋的我宣示時間的壓力,我必須把握還能呼吸的每一時刻,為社會奉獻自我一點點的心力,取之於社會當用之於社會;縱然老天無情,我陸續在八年之內遭逢父亡、母喪、兄歿及摯愛外婆仙逝等一連串的重大家庭劇變,讓我霎時間變成一位家破人亡、痛苦無依的重殘孤兒,提早「轉大人」或許也不是件壞事,慶幸自己有這樣一個機會獲得如此的際遇,讓我能確實感受社會的人情冷暖,而天地萬物都有存在這世上的意義,沒有一個人有放棄的權利。

每個人都有一張獨一無二的《生命藏寶圖》,每個人都要在那充滿驚奇的人生尋寶之旅勇敢探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我將我的自傳《生命藏寶圖》email到當時陳水扁總統的電子信箱,沒想到我的生命故事竟然撼動阿扁總統的心,獲得總統的親筆回信表示:「如有機緣,必有會面之時!」。

過沒幾天,學校接到總統府的電話說,阿扁總統欲親自南下來探訪我,給我關心、鼓勵和加油打氣!就在2004年元月,信守承諾的總統出現了,他見到我所說的話:「任何人都沒有悲觀的權利,要愛惜生命、守護生命、尊重生命!」,至今我的心中依然充滿無限的感動與悸動。

受到總統的鼓勵,我勇敢向未知的前程繼續努力,我想升大學!我獨自一個人在放學後,開著電動輪椅搭火車前往高雄火車站附近的補習班補習課業,回家往往超過十一、二點,就寢更是已經半夜二、三點,日以繼夜、日復一日,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個多月,卻不幸發生一場意外,我在補習班的教室連輪椅帶人摔倒了,在街頭拖了兩天一夜無人發覺,直到學校老師協尋發現,緊急將我送醫進行手術(顱骨切除術、氣管切開術、顱骨修補術)等,並在加護病房住了將近四個月,總算保住小命。經過療養康復了,也順利考上位於台南鹽水的南榮技術學院企業管理系。

再怎麼辛苦,也比不上阿扁總統的苦,肌肉萎縮症只能拘禁我的身軀,但無法阻擋我向命運探險的勇氣。而阿扁總統在卸任後,陸續遭到司法一連串不公平的對待,無論是未審先判、還沒起訴就遭到羈押、無保釋放就換法官、教唆偽證、以及馬總統召見司法院長干預等,阿扁總統被戴上手銬關入黑牢,長期囚禁於1.38坪的牢房中、無床無桌無椅、三餐與便斗相伴、24小時監視器與燈光照射、生病卻無法立即就醫,這些作法極盡羞辱,非常不人道,難道就是因為政黨的立場不同,最後,經過醫學專業檢查,證實阿扁總統得了重度憂鬱症、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腦部萎縮、巴金森氏症候群等重症,更隨時有自殺的風險。

經過五年的檢驗,證明扁案是政治案件與迫害,縱使最後歷史還給阿扁總統公道與清白,也無法恢復他健康的身體,堂堂一國之尊受冤淪為階下囚,精神早晚會承受不住打擊,導致百病纏身,連全國最權威的台北榮總都證明阿扁總統不是裝病的、並進一步建議居家療養是最好的方式,政府真的應該要尊重專業讓阿扁總統保外就醫,讓他回家以親情療養,不要讓健康惡化,也讓他能盡孝道陪伴已年邁8旬、幾乎失明的老母親,勿待「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徒留遺憾與傷悲,相信這也不是標榜憐憫愛民的馬政府想要見到的結果,所以,讓阿扁總統回家吧!我相信這是邁開政黨與族群和解的第一步。

2013-06-18

作者:張守德(2013年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