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

◎ 陳致中

上週跟幾位律師聊到扁案與馬案、宋案的比較,有助於釐清很多真相。

簡單說,扁案涉及兩種金錢,第一種是國務機要費(總統的特別費),本件必須與馬英九比較:

馬案特別費當時被起訴只有領據(不用發票)部分,也就是媒體報導的匯給馬大姊、匯給周美青生活費、匯到美國讓女兒刷卡等。法院判無罪的理由正是用「領據視同原始憑證、一旦領出即視同花光、至於花到哪裡不究」,以及「公、私款混同的大水庫理論」;相比之下,國務機要費因公用於二十一項對美、日等機密外交共一億三千三百多萬,已超過起訴之一億零四百多萬,更一審也判決無罪,為什麼不能適用馬案標準?

再者,馬案特別費還有另一半的他人發票部分,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養狗(馬小九)花費、女性內衣發票等,當年還未起訴,仍繼續調查,直到二○一一年五月三日立院通過首長特別費除罪化,馬案也一併除罪解套了。結果,國務機要費到現在第二波擴大除罪化,連那些「根本不是特別費」的助理費、業務費、出國考察費、村里長事務費等都除罪光了;但民國三十八年就開始,全台灣最早的特別費—國務機要費仍被政治性、針對性排除!

再談第二種,政治獻金、選舉結餘款匯到海外帳戶,這部分必須跟宋楚瑜比較:

根據監察院對宋楚瑜興票案的調查報告,認定宋楚瑜當年參選省長,事實上一共結餘政治獻金六.二億新台幣(如有申報不實,這是行政罰問題);其中三.八億透過三、四十個親友部屬當人頭匯到海外帳戶。雖然如此,監察院認為這些金錢屬於宋楚瑜的合法財產,要匯到哪裡,或許有道德評價問題,但終究不是貪污違法的問題。

宋楚瑜選省長,可以有選舉結餘款,阿扁總統選兩次市長、兩次總統,難道不可以有選舉結餘款?我聽過有些人到今天為止還是持一個論調:阿扁總統的海外帳戶就是貪污、就是洗錢,那請問你要不要一起指控宋楚瑜?

特別費與政治獻金,歷史共業,同一套標準,不要差別待遇,不應天壤之別,如果馬無罪、宋無罪,扁也是無罪!

(作者為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碩士、紐約大學法學碩士)

自由時報 2013-06-11

=========================================================

回應「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

◎ 法務部檢察司

有關陳致中先生於一○二年六月十一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投書「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一文,法務部檢察司說明如下:

一、馬英九總統前經起訴之特別費案無罪理由,主要是法院認定其請領相關「領據特別費」時,都是信賴並依照公務機關既有支領程序之行政慣例,並沒有以不法手段去欺騙會計人員;且其領取方式,是依會計常規而直接匯入私人帳戶。又因為馬總統所領取的領據特別費,已經和其私人存款混同;經法院調查,馬總統個人財產用在公務用途的金額,大於其所領取得領據特別費金額,所以法院認定馬總統根本沒有將款項非法納為己有,也沒有使用欺騙他人的方法,因此判決無罪。然而,陳前總統經起訴之侵占國務機要費案,地院原判決有罪,雖台灣高等法院改判無罪,但被最高法院撤銷,其理由強調國務機要費並未和陳前總統個人帳戶混同,而仍是與其私人帳戶分別獨立管理;且法院調查發現,該獨立管理且依法須用在和總統職務有關的國務機要費款項,卻有相當部分供作私人開銷(如私人稅金、寵物診療費等),而與總統公務執行全然無關,因此將該判決發回,現由台灣高等法院審理中。由此可知,兩案事實,截然不同,不容作錯誤的比附援引。

二、另外,洗錢罪之成立,須以行為人確有藏匿洗錢防制法所列舉之特定重大犯罪(如貪污犯罪等)所生犯罪所得為前提要件,並非單純將款項匯往海外帳戶即構成洗錢罪。陳前總統之所以會被起訴洗錢罪並判刑確定,是因其將已經被證明為特定重大犯罪(即貪污犯罪等)的犯罪所得,匯至外國人頭帳戶藏匿,此與一般單純將款項匯至海外帳戶行為並不相同,並予說明。

2013-06-12

=============================================================================

Tony Lee: 回應台灣「 法務部檢察司」對「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的回應:

先把公款放人私人帳戸'再去買私人用品(如周美青的内衣,奶罩,刷卡費用等等)這種做法是洗錢兼貪汚。馬英九把個人財產用在公務用途的金額,絶對沒有大於其所領取得領據特別費金額,他把領的公家錢放在自己的基金會,這又是貪汚兼洗錢。

國民黨用換法官,教辜仲諒做偽証,然後用謂的「實質影嚮カ」判阿扁總統有罪,那有有罪後所有的在國外的錢都是貪汚所得。這是什麼邏輯?

事後辜仲諒説紅火案三億没流入扁家,更証明阿扁總統没有貪汚。

台灣的「法務部」己變成國民黨的「私法部」,專門耒做馬英九打擊綠營的工具,台灣的悲哀。

2013-06-1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