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惡法亦法 比黑心食品更可怕

◎ 田年豐

近年來被查知的黑心食品何其多!像塑化劑的使用已超過三十年以上,無論在食品、飲品、醫療器材、食器、建材都可一一檢出含量。甚至連藥品,也因包裝材質而不可避免地受到微量汙染。

連很多人熱愛的特定品牌啤酒,也有添加塑化劑來當安定劑,用來防止在烈日下庫存,或在封箱高溫下運送,而變質走味。只要有心觀察,這是大家都有機會探知的公開秘密。

現在我要問,當食品添加塑化劑,在後知後覺,在政治剛好正確的時機,被基層主管機關驗出,經媒體一窩蜂渲染恐嚇下,檢調司法危機總動員,製造商變身成過街老鼠,立刻被起訴處以重刑。為什麼這些黑心食品的製造商,不要求比照馬英九貪汙首長特支費的共業說,要求立法院修改法條,另定新法「從新從輕」來為他們製造的黑心食品除罪呢?(而且塑化劑小雞雞傷害的善後案在哪?)

如果馬英九可以把高達每個月十七萬元的首長特支費全數私用,除為妻女買胸罩內衣,還可以留下當私房錢。而被檢舉起訴後,最終竟演變成「天下烏鴉一般黑,全部行政首長都有A」的共業說?立法院為此決議修理白目的法律,為了一馬釋放朝野都A錢的行政首長。聯手修舊法訂新法,為首長A特支費除罪,成就一段「大官A錢無罪」的藍綠共識。

那麼添加塑化劑的食品商,豈不能同理主張塑化劑是人民共業?是科學文明的共業?是生活便利的必要之惡?而要求立法除罪?為什麼馬可以貪,首長可以污,人民就不可以方便呢?

尤其上禮拜,立法院朝野四黨鞭勾結,趁夜偷渡通過所謂「顏清標條款」。顏清標因挪用議會公款喝花酒玩女人,A走人民1800萬血汗錢而判刑坐監。立法院為此修改會計法,以後公職民代可以大方使用公款,喝花酒、玩女人、泡牛仔,都可以除罪免訴。

為什麼阿標這麼偉大到可以動用立法院修法給他喝給他嫖?給他用公款幹免驚呢?可以藍綠聯手再創共識一起做惡呢?

答案就是,像阿標這樣拿公款嫖幹喝鬧的公職民代,一定多如蚊子蒼蠅蟑螂的總和。美其名好像是專為阿標一人修法,骨子裡是阿標烤肉萬家香。民進黨的嫩皮立委不是有人說出大家都欠柯建銘的人情嗎?喝嫖A同源?

看柯建銘,在民進黨內合縱連橫,通吃各派系。連任命代理主席,有非典型政治人物之稱的蔡英文,也親命親授,不厭不忌;阿扁也找他代送入黨申請書;黑道集體入黨也發現有他的推薦簽名...。由此可推知,柯背後的實力具有不明的變數。

話說回來,法律不溯既往,但他們卻可修法溯往。說什麼刑法可以從新從輕?那麼既可溯往圖利,當然既往不咎也可推翻,也可以修法追懲?罪刑法定主義不就可以顛來覆去?這是什麼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國家?如是自欺欺人,至死不悔啊!

這就是我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的知識水平。包括台聯、民進黨、親民黨,也跟著國民黨一起作惡。真正是飼養一群「桌上拿柑,桌腳放屎。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的惡人。

這些惡人立委胡亂立惡法,與製造黑心商品者有何不同?檢警司法執行諸惡法,與販售毒澱粉、毒醬油有何差異?如果惡法可以亦法,毒食品為何不也是食品?法檢可以職司惡法,有何立場追究黑心食品?有何顏面坐吃終身俸,生養子女立足天地之間?

惡法等同黑心食品。修立者與執行者,就等於黑心食品的製造商與販售者。追逐暴利,貪逸惡勞,萬惡之根源。惡法與黑心食品同樣是惡人惡事,但是惡法亦法,危害更是可怕。

走筆至此,馬英九突然出面道歉,承認此惡法有違平等原則,有窒礙難行之處,因此要政院覆議。馬英九還拉高語氣強調「清廉是我的生命,一直清白從政,奉公守法...」。

聽馬的說話,腦海竟然浮現出胸罩、內衣、宋帝國公使錢、大小水庫,蔡守訓...。畫面一轉又好像看到金溥聰,許信良,施明德,璩美鳳、李宗瑞等高呼歡唱「你是我的生命,我一輩子有你是幸」。

這群騙子們,狗改不了吃屎。馬英九自己不就把特支費「公款私用」嗎?不就靠上述蔡守訓,靠修會計法第99條之一,逃過監牢大門?由此得證公平正義只是馬英九的戲服道具。馬突提覆議,不可能是安好心,如今蘇黃已悔悟無門,功勞全歸馬獨拿。這兩人若因此停手不再處分各自的黨籍立委,和稀泥不深 究柯建銘的澄清辯解,不大刀闊斧開除修訂惡法亦法的立委,那麼這兩黨將從此一蹶不振,一病不起,支持者必將一去不返。而這正是馬提覆議的深沉毒計之所求與所圖。

2013-06-0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