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榭一中的「魚梯策」

外獨會 ◎威兒乾

台灣最壞情況是在半年前,現在的種種現象只是在承受半年前由「榭一中」所佈的局與所種下的因,以後就逐漸會翻轉。

因為,狐狸尾巴露出來後,接下來「榭」的種種策略,在獨派內所能起的作用會漸漸失效。

「榭」深知自己在台灣已經 passes,「榭」與其幕僚必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綁架「小英」, 利用「小英」來推行他的策略,如同當年他利用李遠哲院長愛台灣的心替他站台一樣。

換言之,就是綁架並利用「小英」。

以「小英」這塊招牌來替「榭一中」推行【一中憲法】,想辦法讓大部分人認同【一中憲法】。再以一中憲法當作【兩國論、一邊一國】vs.【台灣屬於一個中國】這者之間的「魚梯」。

誘導台灣現階段大部分台灣人民從【兩國論】的概念重新導回【台灣本屬是一個中國]的概念】。藉以削減台灣人的國家意識。

【一中憲法】就是一塊標準的 buffer「漁梯」。

這就是中國政府期許「榭一中」的任務。

「榭一中」現在的作為與角色,與18年前的「許信娘」一模一樣。

「許信娘」當年在保守的台灣社會鼓吹並推動台商西進大陸,替中國先行鋪路與佈局,好讓中國日後對台灣能「以商逼政」。現今台灣正嚐受此苦果。一如旺中集團現今買下台灣媒體後反過來操控台灣輿論。

「榭一中」現在鼓吹【一中憲法】,替中國先行鋪路與佈局,好讓中國日後對台灣能「以政逼政」,只要讓台灣人民百分之四十認同一個中國,就可以令掌握台灣70%輿論的中資媒體發功,開始吹兩岸政治談判,列出統一時間表。

恰巧「許信娘」與「榭一中」兩人前後二十年提出大異論時的身份與環境:

(1) 兩人當時都是民進黨內的要角,卻即逐漸過氣。中國政府專挑民進黨內這類人物,挑民進黨內即將卸任或者已經無發展性的在任即將卸任的民代與縣市首長接觸。

(2) 兩人選總統已無望,進而轉為化身為中國馬前卒,取得台灣特首參賽權。只不過許信娘樂天過頭的想法,讓他這張特首票一等再等,等到票過期。

狐狸尾巴露出來後,接下來「榭」的策略會更加露骨,甚至故意挑起民進黨內分裂好讓中國共產黨安心,2016年想辦法靠多組競選或讓民進黨內部分裂的手法, 讓不接受一個中國的民進黨無法贏得總統大選而執政。

蛇爬到身上,將咬未咬之際是最恐怖,一旦咬了之後,就是「斬蛇」與「打血清」的治療措施防毒。「榭」既已經咬,狐狸尾巴已露出來後,台灣後續情勢會逐漸翻轉,不用擔心。

 

榭一中的網軍,帶回去給你主子吧!

七年半前我就已經覺得奇怪,

觀察了一年多後(2008年) ,陳雲林第一次來台灣時發現有趣現象,因此寫了 提防「台灣曾蔭權」

只是怕誤好人,進而沉默繼續觀察。

又觀察了一年後,第二次陳雲林來台灣後,我終於確認心中疑惑,正式在網路上指名道姓寫文 表態與四兩撥千金

一切都有脈絡可循,觀察力強的自然可以看出破綻。

對於想出賣台灣得到己身利益的人?

哼! 榭一中,對你我是破定了!

(原載:外獨會 2013/04/27)

 

【台灣e新聞評論】這年頭還有己意天天被『謝一中們』強姦,還口不出惡言的娘們?
娘們說:「選舉時都有很多人幫我忙,而幫忙我的人,他們很多人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
一個人如果樂於被強幹也不抗議,還公開維護肇事者。你能只怪罪那『榭一中』嗎?
更何況眾星拱月,這娘們爽著呢!

台灣e新聞